清逸生活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清逸生活 门户 查看主题

2004年10.1内蒙坝上行(图片贴)

发布者: 寂夜清风 | 发布时间: 2006-2-15 23:52| 查看数: 5425| 评论数: 13|帖子模式

2004年对我来并不是一个好年头,有着灾难样的记忆。于是自己计划10.1期间去敦煌转转。但是因为时间和同行人员的安排原因,最后还是没有能够成行。

于是与XCAR的车友们一起去内蒙古坝上。感觉很是不错,回来后车友们在网上发布了一些非常不错的游记和图片。基本上都在下面这个贴子上了,在此我整理一下并把一些好内容转贴过来。
    最早的时候,这个贴子是2004年就开始写了的,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更新了图片后却不见了首贴,只好再费力气整理一次。
  一般说来大家都喜欢看图片 ,所以先贴图片:
3XiE_DSC02465.jpg























最新评论

寂夜清风 发表于 2006-5-5 12:16

2004年10.1内蒙坝上行

还有我当初拍的一些图片,也转过来



草原上的几株树,如朋友般相互扶持

骆驼石,远看象一只卧着的骆驼

山坡上草长天高

草原上的乖乖女孩和绵羊

林间公路,也是很有些寂寞安详的感觉的

朝阳下的麦田

麦田边的松树

骑马去东沟的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更美的景色

唉.我从马上摔下来了,马儿撒着欢跑了,我只能慢慢走.后面来了个牛群

东沟景色,因为时间的原因,很多人没能看到
这个季节很多地方的景色在PP上非常相似,但是在现场是很不一样的感觉.

回到营地后,抢时间还可以好好看日落.我开着YLT拉着四个大人一个小家伙,爬30多度坡,倒也不是很费劲.开到半山停车,一路跑到山顶,刚刚看到太阳落下去

湖边风光(这是最后一天早晨拍的了)





远山/近水/树/马/人

湖边的一片落叶松,都金黄金黄的

美女



烤全羊
小蚂蚁 发表于 2006-5-5 22:22
被忽悠了,我以为是五一去内蒙的呢
泡泡糖 发表于 2006-5-5 23:30
我也等着五一他们去玩的照片呢!
芥末小生 发表于 2006-5-8 12:47
222:D2:D2
饭迷糊 发表于 2006-5-9 13:10
漂亮,太漂亮了
小米粒儿 发表于 2006-5-11 22:59
轻疯 ~ 8知道是景色太美了 还是你滴技术太好了

揉揉眼 ~难道偶当年去滴不是介个坝吗
寂夜清风 发表于 2006-5-13 11:06

2004年10.1内蒙坝上行(图片贴)

关于游记,有个车友写得非常详细,转贴过来
XCAR上的贴子在此:http://www.xcar.com.cn/viewthread.php?tid=988851

stevelu 于 2004-10-6 08:37 PM: 写到
塞罕坝自驾车之旅
2004.10.06
自从毕业工作之后,印象里除了生孩子那年我就没有歇过十一,凡是节假日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这一次听说老公想跟爱卡汽车俱乐部的一些网络车友参加自驾车旅行,就毅然决然地请了假一同前往,尽管对这些不曾谋面的家伙心里有些没底儿。
十一那天先去了家乐福狂购物,四天的旅程要准备好足够的储备粮,然后就翻箱倒柜地找衣服,把秋衣秋裤、毛衣毛裤、棉衣棉裤棉鞋都找了出来。
我们一行四人,我、老公、女儿和妹妹。我们把衣服装在一个大大的塑料筐里,放到了车后备箱里,然后有分批地塞进了大量的零食、矿泉水、方便面和水果等,把车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母亲看着我们笑:“看你们的样子哪像是去四天,简直是要常住的样子!”
出发那天,我们五点钟起床,老公首先起床热了些萝卜炖排骨,老公吃了些萝卜,女儿和妹妹喝了些汤,我则是把大块的排骨当储备粮存在了胃里。
集合地点是京顺路四元桥东一百米处,我们到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已经有几辆车停在了那里,有一只狗在那里撒欢儿,看到我来不客气地“汪汪”了几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陆续地有人来,大家都用网名打着招呼,看着这些从网络上走下来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还是兴奋。我从来没有登录过他们的论坛,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级别的人物,老公虽然偶尔登录,也只是在水底潜水的角色,所以大家对于他几乎没有任何印象。
这个活动是索娜塔车友会举办的,除了我们的阳光车以外,都是一水儿的现代车,我突然觉得灰溜溜的,感觉自己有点儿浑水摸鱼、滥竽充数的嫌疑。看老公倒是坦坦地理直气壮。
后来先是两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给我们发了几张信发现代的小圆牌,在车前车后贴了一大堆,然后从一个长得很柔顺的那孩子手里拿到了行程表和一个对讲机,我们虽然自备了两个对讲机,却无法跟他们调成同样的频率,只能在我们四个人之间使用,我们领车号牌的时候,却没有我们的四号,只好领了个十一号,因为我反对在队尾,就安排十号工作车在我们后面,尾车是版主猫猫和猫公的车,我们是倒数第三辆,有一辆车没来,现在一共十辆车。
出发之前一位叫小菜的哥哥来收费,每人六百元,我们四个人交了厚厚的两千四百元整,钱交出去,对这次旅游的期望值不自觉地高了起来,我有些理解那些自己带过的自以为交了些钱就自以为是的罗罗嗦嗦的游客了。
我们出发的时候快七点了。头车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啸鸣大哥和越野先锋,在活动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才知道了这两位的真实面目。这两位领路羊是不错的路况信息员,一路上不论是会车还是超车都是在他的指挥下进行的,而且路况播报得非常专业,不论是自行车,行人,摩托车,嘣嘣车,还是牛群,羊群,或者不知是马是驴还是骡子的动物,都没能逃过我们信息员的火眼晶晶。只是由于对路况太敬业了,竟前后五次使我们车队误入歧途。不过在巨大的功劳面前,这些小小的失误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一路东行,时而并线,时而停车,时而开关蹦灯,齐刷刷地甚是壮观。
开车后不久,有人开始享用早餐,三号车用茶鸡蛋钓出来不少馋虫,一次厕所休息时让老公腆着脸去要茶鸡蛋,被无情告知只剩下鸡蛋皮了,看来以后得先下手为强。
中途五号车有位女士晕车,幸亏我们带了晕车药,友情赠送两片,解了燃眉之急,谁料此人忒实诚,两片一起服下,不知其中一片是备药,我跟妹妹祈祷此人千万别一睡不起,否则我们一片好心担当不起。
途中几次停车上厕所,有厕所的地方去厕所,没有厕所的地方,只好路边解内急,一路上,我们在各种地方留下了我们的痕迹,树林里,玉米地里,小河沟里,大草原上,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什么经济要犯的话,只要派一只警犬到处嗅一嗅就应该能找到了,我们怂恿那只小狗去嗅嗅小菜的体味,以免小菜携巨款潜逃,可惜那位爱狗超过爱儿子的妈妈不肯,怕小菜的臭鞋把可爱的天天熏晕过去。
好久不来怀柔和密云了,没想到这里的路修得这么好,在笔直宽阔的公路上奔驰的我们的车队,充分地享受到了和煦的阳光,欣赏到了天高云淡的秋天的田园风光,那一刻觉得,这一趟值了,不枉此行,那位啸鸣大哥不屑地哼了一声说:“跟大坝的风光比,这点儿算什么呀,就不枉此行了?”于是期望值又随着提高了几许。
我们路过了枯柳树环岛和长城环岛,朝着我们的第一站——古北口长城前进。路上看到了金山岭长城的路标,虽然我是个导游,可是很惭愧我一次都没有来过这里,只是听人说过这里的风景很美,尤其是观日出更是美不胜收。
我们在古北口的服务站休息,我们先照了几张古北口长城的照片,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居然有人收费,北京那么好的厕所都不收费了,哼!几个软柿子老老实实地交费,我们几个女士直着往里闯,居然就免了,真好笑,回车问老公,果然是软柿子之一。
小店里有卖扑克的,三块钱一副,我不知道是贵还是便宜,犹豫的时候,车队又要出发了。没想到后来一直没买到,被女儿数落了好多次。
在巴什克营,我们车队第一次走错路,集体原地调头的时候,好像是六号车有点拖底了。
随后我们走了一条窄窄的热闹的小路,路两旁是卖水果和蔬菜的小摊,穿过这条小路的时候,我们十辆车在啸鸣大哥的指挥下一齐开了双蹦灯,安全地过了险区。
在后来的山路上,对讲机发挥了最大的用处,哪里有会车,会几辆车,头车什么颜色,什么牌子的车,尾车是什么样的车,一号路况信息员啸鸣大哥描绘得很清楚,我们在他的汇报中决定是否超车,一路上浩浩荡荡,有惊无险。
在饥肠辘辘的时候,有些小资居然开始在车内用正餐,其他几个吃不着的只好让他们报上菜名来,听菜止饿,这时候真希望,东北酸菜和广小菜现出原形,让大家能吃个痛快!
我们一家拿出储备粮,这才发现都是些不解饿的小零食,那土豆片和锅巴吃了一袋又一袋,肚子里还是不整齐地咕咕叫,能叫粮食的有方便面,可惜没有开水,干脆面倒是吃了一袋,跟没吃差不多。
为了不暴露目标,饿得我冲对讲机嚷嚷东北话,居然还有几个回应的,据说我跟小品学的这几句东北话还遭到了啸鸣大哥的认可,有一次啸鸣大哥还问谁是那个东北女孩,吓得我赶紧顾左右而言他。
两点钟的时候,我们到了围场县城,先给车加满了油,才到一个叫金税酒店的餐厅给人加油。那里有结婚的宴席,幸亏我们到得晚,到的时候,宴席差不多已经散了,我们一家四口跟小狗天天一家及猫猫和猫公坐一桌,猫猫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说话嗲嗲的,让人骨头有点发酸。天天的家人里有个胖胖的小伙子网名叫不爱睡觉,不过看他的样子,怎么看都象睡不醒的样子。落座后我们开始喝茶,茶喝了好几壶才开始上菜,凉菜由猪肘花、带冰的酱牛肉,杏仁、胡萝卜和黄瓜丁周围配了一圈松花蛋等,还有一盘凉拌圆白菜丝,在我们桌很受欢迎,可是别桌说那圆白菜味儿不对,我们不为所动把那盘菜吃了个底儿朝天。热菜有排骨炖扁豆,红烧肉,豆豉鲮鱼蒿子杆,地三鲜等,最后还上了一大盆水煮肉,水煮肉不错,可惜上得太晚了,上来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在剔牙了,所以剩了很多,后来饿的时候,总是不自禁地想起那盆剩下的水煮肉。
酒足饭饱后,我们又开始上路,没多久我们就到了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不知道小菜走的哪里的后门,反正门票省了不少钱。
翻坝的路不太好走,胳膊肘弯儿较多,还有很大的一段尘土飞扬的土路,二号信息员越野小姐播报路况时总是慢悠悠地细声细语地说话,所以总有热心的人问她是否吃饱了。老公笑言:“她汇报完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辆车了。”翻坝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效果巨佳的摇篮效果的原因,,我居然睡着了,正做着美梦的时候,头一下子猛撞到了车窗上,痛醒了,女儿和妹妹居然六亲不认地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在我揉头的时候狂笑不止。
往下翻坝的时候,阳光非常刺眼,遮阳板几乎不起作用,有几次我都担心老公会不会为了更新老婆成心地借此机会把我送进沟里。
一路上,两旁有很多高大笔直的白桦树,还有一片片美丽的发黄的落叶松,这些树林,配上蓝蓝的天空,和飘动着的白云,让人一时产生幻觉,以为是在梦中,误入了人间的仙境。我为那些树和蓝天白云拍了大量的照片,心似乎被它们吸了去。
途中经过了还珠格格的拍摄基地,感叹他们还真会选景。
我们几次停车拍摄,我为自己的摄影技术感到遗憾,看到的那样美丽震撼,却无法用我的相机表达出来。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是睡着的,只觉得停车,发现已经进了一个大院,这是我们这几天要吃住的地方,叫龙栖山庄,刚下车,我们就感到了组织者让我们带羽绒服不是恐吓,真的很冷,一股寒气从后脊背上升起,我们下车进到餐厅里,餐厅里一样地冷,手快的老公很快就为自己加了秋衣秋裤和大衣,我们也各自地为自己添加衣服,然后开始领钥匙,我们领到的是201号,一个阴森森的三人间,进屋我们就找空调,找了半天才发现根本就没有,只是每张床上有一个电热毯,赶紧把电热毯打开,服务员过来让我们把热水打开,说我们是第一间,如果不先打开,把水放热,其他房间都是凉的,不知道放了多久,水仍然是凉的,淋浴的水龙头在马桶的左上方,一打开水,水就把马桶淋了个浸湿,水凉得能浸到骨头里面去,我们几个看看洗手间,就打了退堂鼓,决定晚上不洗澡了。
我们六点多开餐,跟我们同桌吃饭的有学无止境一家四口,还有信发的两位帅哥,因为是现代信发的工作人员,所以用的不是网名,这两位帅哥,直到最后一天才知道名字,这两位一位跟北京市长刘淇同名,叫刘启,一位居然是公安局一直打击的对象,叫假钞——贾超,学无止境夫妇是带父母一起来的,父亲是那种看起来身体很硬朗也很慈善的人,他总说儿子脾气倔不听话,我觉得像是遗传,学无止境是个搞卫星的高科技人员,其夫人更不得了,是个导弹专家。我些天里我们天天跟在九号车后面,所以十辆车里我们只记住了这九号车的车号——1403,一会儿不见就像是失去了组织的无头苍蝇,惶惶不安,坐在后座的女儿和妹妹就时刻注意着后面的十号车有没有跟上来,居然跟这两位大哥哥混了个脸熟。

第二部分

这里上菜的特点是一上来先是几大盆汤,最先上来的是冬瓜鸡肉汤,我按每碗四块冬瓜一块鸡肉的标准给大家添汤,没有盛到一半我就弃权了,因为汤不够,服务员小姐告诉我们厨房里已经没有了,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学无止境知难而上,接着给大家分汤,结果刘市长跟女领导和着喝了一碗,其实汤并不好喝,可是这是我们旅程的第一份汤,让我觉得自己太笨了!
接下来又上了白菜汤,南瓜土豆汤,西红柿炖牛肉,地三鲜,鱼香羊杂丝,蕨菜肉丝,面炸香菇等大量的菜,我才不对那碗不够的汤耿耿于怀了。
菜量很大,也说不上好吃不好吃,反正很多人在一起吃起来很热闹,没有转盘,我们就转盘子,递来递去的,不亦乐乎!
老公因贪酒去领导席就餐,几口小二给他烧得晕乎乎的。
晚上房间里穿着羽绒服都冷,马桶坐上去就凉得想拉肚子,洗澡的事谁也没提。
三张床,只有我的电热毯有点儿热乎气,四个人三张床,女儿坚决跟小姨一张床,我跟老公一人一张,老公摸了摸冰冷的床铺,非要跟我换床,我不肯就赖在我的床上不走了,我们谁都不肯脱衣服,就那么葫芦吞枣地钻进了冰凉的被窝。三个晚上我们都是这么熬过来的。挤在小小的床上,虽然不冷了,但总是睡不踏实。本来少一张床,现在却富余出来一张。
听到夜里女儿对妹妹说:“小姨,你盖了两层被子,我就盖了层皮!”其实我的被子也经常被老公拽走。老公反倒说我经常把被子拽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蓝得没有一丝云彩。
早上洗脸刷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刺骨的凉水让我们像猫洗脸一样胡乱地洗了一把就算交差了。
早饭的时候,餐桌上还是我们这些人,学无止境说他夜里洗了个冷水澡,我们对他简直就是崇拜!
早餐有鸡蛋,花卷,馒头,玉米面粥,酱豆腐,萝卜丝等,我因为穿了厚厚的毛裤,坐不下去,只能站着吃,站着吃就是好,高瞻远瞩,把桌上摆着的东西每样都吃了个遍,比坐着吃能多吃好多,老公更是不动声色吃了四个花卷馒头,喝了三碗粥,吃了两个鸡蛋和好几块酱豆腐,我突然觉得很自卑,怎么一不留神嫁给这么一个贪吃的猪八戒,让我这脸往哪儿搁啊!
早餐后我们去五彩山,大峡谷,夹皮沟,山庄的老板开了一辆吉普车为我们带路,小菜神气活现地坐在老板的车上充当导游翻译。
这个老板,第一天就见到了他,当时以为他只是个杂工,让他帮着找了一次手纸,还找了一次枕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这个杂工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这个规模不小的山庄的老板。
车开出山庄大门的时候,我看到九号车的司机换成了学无止境的爸爸(后简称学父),于是我也要求开车,老公很信任地把驾驶座让给了我,自从上次开车跟大公共蹭车后,我就没有动过这车,现在一紧张,我居然把油门当成了刹车,眼看着就要撞到前面的九号车了,我才找到刹车,猛然停住。我惊得出了一身汗,女儿则强烈要求换司机,老公一直鼓励我,我于是接着开,慢慢就习惯了。
路上停车照相的时候,我把车还给了老公,好久不开车,我真的有些心理障碍了。
有一段石子路,特别难开,不时地听到车底磨到石子的声音,让人心痛不已,数落了半天老公的水平太低,听到对讲机里其他人对石子路的抱怨,才知道大家遭遇差不多,这才觉得心理平衡了很多。
在过一片泥沟纵横的地方时,除司机以外,所有人都下车,看着司机开车颤巍巍地通过。就在那片泥地附近,有一个美丽的人工小湖,据导游介绍,这里的湖无论是人工还是自然都叫“泡子”,真不知道在这有些沙漠化的草原里,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居然还留得住。
我们在草原上照相,我想六七月份的草原一定是美丽的,草绿油油的,应该高到膝盖,可惜十月份的草原像是被剃了个平头,留下来的也是枯黄的草根,即使这样,配上那蓝得像是洗过了的天空,那片片低得似乎可以够得到的云彩,还有那三五成群的白桦树或者松树,以及偶尔出现的大片的羊群和马群,依然是一幅城里人见不到的美景,我们贪婪地照相,恨不能把整个景致原封不动地带回北京。
这个季节看到的五彩山,已经没有了五种颜色,可是那种苍凉的感觉却更加浓郁了。
我们看到了大峡谷和小峡谷,在小峡谷停车照相。其实景致都差不多,可是仍然舍不得不照那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和苍劲的树。
中午我们回到龙栖山庄吃饭,仍然是有几大盆的汤,仍然是我们几个人,每个人都似乎有了固定的专座。其实还是那些菜,只是在组合上有了些变化,不过我们仍然吃得不亦乐乎。
下午我们去看将军泡子,在入口处看到一幅对联:“乌兰布统甲桂林,将军泡子胜西湖”,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我想每个热爱家乡的人都会以为自己的家乡是最美的吧。
那里有一个跑马场,很多人去骑马,商定的价格是每小时20元,由于女儿不敢骑马,我跟老公也都放弃了,只有小姨去骑马,我们三个去爬山。
山上可以看到将军泡子的全景,确实很美,将军泡子的后面有一个点将台,据说康熙皇帝的国舅就曾战死在这里,在这空旷的地方,战争会是什么样的呢?我的脑海中出现了肉搏战的场面。
我们下山以后,那些骑过马的人也纷纷过来爬山,他们在山上一直坚持等到夕阳西下。
妹妹骑马骑了四十五分钟后,让我上去试试,我在十渡骑过一次马,我喜欢那种驰骋的感觉,可是只剩下十五分钟的时间了,我在马上照了几张相,溜达了一圈就下来了。
回到山庄的时候,院子里正在烤全羊,我们把车停到了院外。
我想像的羊应该是很大的,可是我们看到的那只四肢被绑在一个铁架子上,在柴火上烤的羊看起来去很小,甚至像一只大狗,后来再看的时候又有点像大蜥蜴了。
我小时候看到过被杀之前的羊,满眼含泪的样子让我永生难忘,所以我从不吃羊肉,可是其他人都很期待的样子。
晚餐我没有吃饱,因为有很多我不吃的东西,比如芹菜,比如羊杂,比如香菜,以及油炸羊里脊和蒿子杆。我是个挑食的人,我不允许盛过羊肉汤的汤勺再盛别的汤,所以我们又要了一个汤勺,后来的几顿饭,只要有羊肉汤,就会有人主动为我要汤勺,那个叫贾超的小伙子甚至帮我问菜里的肉是不是羊肉,让我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饭后有卡拉OK,还有组织者安排的一些节目。猫公唱刀郎的歌唱得不错,近来我也越来越喜欢刀郎了,那种粗犷的直接的感情释放让人觉得很真实。
猫公唱了“我的情人”和“冲动的惩罚”,小菜的声音也不错,唱了一首声情并茂的“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索斯基也有一副好歌喉,唱了一首“驼铃”,
多多小朋友勇敢地唱了两首歌“小毛驴”和“小螺号”,虽然有些跑调,可是勇气可嘉。老公想让我唱,可是机器不合作,嫌我水平太低,我一唱就罢工。
烤羊肉终于端上了桌,看上去真的很好吃的样子,妹妹跟女儿吃了起来,大家也都吃了起来,我跟老公都没有动。
篝火烧起来的时候,有人往里面扔了土豆,想吃烧土豆的老公,守了半天,第一次拿出来的时候还没有熟,再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碳。
然后是做游戏,妹妹,奇奇,包身工,不爱睡觉几个站上去,手里分别拿着上写“蓝萝卜”“黑萝卜”“红萝卜”“绿萝卜”的纸牌在主持人的要求下,下蹲,站起,把几个人折腾得够呛,后来奇奇被淘汰,剩下妹妹,包身工和不爱睡觉时,几个回合下来不分上下,只好每个人给了一份纪念奖,一张现代信发的打折卡。
第二个游戏是一家出两个人,一个人做动作说提示,另一个人猜纸片上的字。
第一对上场的是四海纵横和他家领导。他们抽到的内容是动物,四海动作很形象,老婆也聪明,猜得很顺利。到猜大猩猩的时候,四海把两手往下一垂,脚掰成外八字走路,其妻却猜“企鹅”,四海又把动作做得夸张了一些,其妻又猜“狗熊”,我们都大笑,四海又做垂胸的动作,真的像极了大猩猩,其妻终于猜对,其他的动物都猜得很顺利,不过最经典的还是那大猩猩的动作,第二天,我们就开始称四海为“大猩猩”了。顺利过关后,大猩猩跟其妻激动得热烈拥抱。
然后是卫星专家学无止境和其爱妻导弹专家上台猜食品,猜酸奶时,学无止境这样描绘:“你喜欢喝的,跟醋一样的”导弹专家猜不出来,卫星专家急了,就说:“那酸的”因为说出酸字,犯了规,其他食品也比较顺利,成功过关后,两个专家也紧紧拥抱在一起。
接下来我妹妹跟女儿上场,她们猜的是生活用品,我为女儿捏了把汗,她们猜的有镜子,烟缸,冰箱,搓板,电热毯等,猫猫尽量地找容易的让女儿来猜,自然能够顺利过关了。
然后是东北酸菜和酸菜大嫂猜旅游景点,有镜泊湖,武夷山,平遥古城,九寨沟等地,其实挺难猜的,不过这两个人好像去过不少地方,所以也顺利过关了,过关后,酸菜大嫂与猫猫拥抱,把酸菜急得:“你跟她抱什么劲呀,我这儿等着呢”于是酸菜大嫂又投进酸菜的怀抱。
最后是翅桶和不爱睡觉猜汽车名称,这两个人果然是汽车专家,什么法拉利,悍马,依兰特,奥拓,奥迪什么的都没有难住他们,过关的人每人得到一张打折卡和一瓶香水。
随后,猫猫跟猫公表演自作多情,一见钟情,翻脸无情等动作,这两个情场老手果然表演得不错,后来大猩猩两口子和酸菜两口子也分别上来表演,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狂笑。
我跟老公看情况不妙,就逃回了房间,果然不久就听到找阳光车主,幸亏跑快了一步。
后来他们又唱歌,又蒙着眼走路,我们逃回房间用从越野那里借来的牌打扑克,那天晚上可能是天气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烧了篝火,反正没有前一天那么冷了,我们每个人都洗了个澡。

第三部分

第三天九点起床,九点半吃饭,晚饭没吃好的我早就饿醒了,于是跑到厨房要了两个花卷,回到房间,跟孩子们几口就吃完了,可能是吃得太快的缘故,居然没有任何感觉,连味道都不记得了。
猫猫,猫公,大猩猩,不爱睡觉,翅桶,市长,酸菜大嫂几个人饭前玩牌敲三家,几把下来,猫公,酸菜大嫂,大猩猩几个人手气不错,市长手气最差,没赢过一回。
当天只吃早晚两顿饭,午饭没有,所以早饭吃得特别多,老板送每人一张烙饼,我跟妹妹和女儿为了路上不挨饿,舍不得吃饼,带在路上当干粮,市长的女领导每天不吃早餐,我们整整拿了五张饼上路了。
上午去了桦木沟,我们几个人爬上了高高的山坡,走在软软的松针上,感觉好极了,妹妹居然想带回一些松针做枕头了,我们坐在上面,非常舒服,在酸菜大嫂的激励下,我们一直爬到坡顶,在上面留了好几张合影,站在上面,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那里有很多的七星瓢虫,落了大家一身。天天是我们的明星队员,每个人都想抱一抱,女儿也一直吵着想养狗。
下午要去的地方是大东沟,因为车开不过去,我们决定骑马过去,六个不骑马的人坐老板的吉普车过去,女儿不想骑马,跟学母一起坐车。
那个下午,我们在马背上度过了三个小时,成为我们这次内蒙草原之游的经典时段。
骑马之前先跟马队进行了长时间的价格谈判,最后定价为15元/小时,两个半小时内按两个小时算,两个半小时不足三小时按三个小时算,我们当时以为大概两个小时我们就该回来了。
有个个子小小的大妈一直缠着我骑她的白马,我其实更想骑一匹枣红马,可是禁不住大妈的请求,我心一软还是骑了她的白马,而且又心一软,把老公叫过来骑了她的熟人家的黑马。
他们牵着马把我们送到村西口,然后交给两个带队的人就回去了,走之前,大妈嘱咐我别让马太累了,我安慰她:“不会的,如果马太累了,我就下来扛着马回来”把大妈给逗乐了。
骑上马,刚跑几步,我就知道了为什么大妈这么爱惜她的马,因为这真是一匹好马,听得懂人话。
虽然在十渡骑过马,可是像这样在草原上驰骋我还是第一次,虽然有些担心,可是我还是让白马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大部队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白马很聪明,只要轻轻地带一下缰绳就会明白我想去的方向,我突然觉得我们刚才跟他们杀价有些残忍,这样一匹好马,马不停蹄地跑两个小时三十块钱,好像有些太便宜了,昨天那匹马,只是散了一个小时的步还给了二十块钱呢。
我舍不得用缰绳抽我的马,我称呼它为“宝贝儿”,就那么一会儿,我就跟这匹白马有了深厚的感情。
过小河的时候,我的马低下头来喝水,我不忍心把马的头硬拽起来。
我的马一直跑在最前面,马让我觉得自豪,感觉自己像个真正的骑手,路的左侧是长满青草的丘陵,路的右侧有些白桦林,树身是白的,树梢的颜色是淡淡的红,前方的路一直通向蓝天,似乎没有尽头,我恍然在画中。
妹妹一直跟着我,她也对自己的那匹马充满了感情。老公一直没有见到,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做了逃兵。
上坡的时候,我终于不忍心再让马跑,我让它自己决定速度,我轻轻地拍着它,让它别太累着自己。
途中我让我的马停下来吃草,我温柔地看着它,觉得这匹马真好,那个大妈一定是太爱惜这匹马了,所以要亲手把缰绳送到一个不太粗暴的女人手里,否则被不爱睡觉那样的大块头抢去,一定会心疼不已的。
我的白马吃草的时候,大部队黑压压地过来了,我庆幸女儿没有骑马,因为孩子太小了,骑这么长时间的马太危险了。
我在黑压压的人群里见到了自己的老公,埋怨他骑得太慢了,他说他的马不会跑,我嘲笑他不会骑马还说马不会跑。
抛玉引砖把他的好马让给了他的爱妻,于是我也把我的爱马让给了我的老公。
我骑上了老公那匹马瘦毛长的黑马,从此刻到结束,我郁闷无比。这匹马严重挫伤了我作为女骑手的信心,无论怎样威逼利诱都不跑,我怀疑我的马有听力、视力和智力问题。它经常往别的马身上挤,而且经常拼命往两匹情侣并行骑着的马中间挤,弄得我像个不知好歹的电灯泡。让它吃草的时候,它居然啃最凸的没草的地方。
而前半程以为自己不会骑马的老公却威风凛凛地骑到了最前方。
因为黑马,我没能骑到目的地——大东沟,而老公却到了,说那里景色很美,有很多专门去摄影的人。到达目的地的只有第一梯队的七八个人。
这次骑马骑得特别好的有NAVYYANG和**小刘,酸菜大嫂,刘启和贾超,翅桶等人,本来我也不错,被黑马给葬送了好名声。
回来的路上,我继续被黑马折磨,有一段我都想下来扛着它回去了。
从山坡上下来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陆陆续续从山坡上骑马下来,那时夕阳已经西斜了,地上有些拉长的影子,我突然觉得很壮观,可惜我不能用相机留下来,只能把那幅景色留在了心里。
回去的路变得无限漫长,看看身下的无精打采的黑马,我想起一句诗:“古道西风瘦马”。
不爱睡觉的马被这个胖子折磨得够呛,无论他如何抽打,也不想再跑了,我开玩笑说:“你应该付双倍的钱,因为马以为驮了两个人”他大方地说:“没问题!”
终于回到起点的时候,我看到了春风得意的老公,牵着我那匹心爱的白马,而我都快被黑马折磨疯了。
不爱睡觉下马后,马一直跟着他不肯离去,我说:“马是在跟你要双倍的工资呢”这个家伙居然不认账了。
晚上吃晚饭后,我们三个骑马的早早地睡了,只有小女儿一个人看电视里的台湾言情剧到很晚。
5号,是我们要离开的日子,居然有些不舍了。 老板送给我们每家一些当地产的大土豆,我在院子里买了一些大杏仁和一种叫不上名字来的硬壳果。
我们在龙栖山庄的门口照了几张合影,会计小菜退给我们六百块钱,说小孩子不算钱,我说:“别啊,她比我吃得都多!”
小菜昨晚算帐算到很晚,据说小菜到哪里都背着那个装钱的包,甚至不敢出去散步。
突然觉得这些网人真的很可爱,付出,不图回报。
老板把我们送到一个路口就回去了,老板也是个实诚的人,所以顾客不少。
我们去看了美丽的泰丰湖,美的是那湖边树木的倒影,看起来有些像海市蜃楼,我们都在湖边留了影,不知是啸鸣大哥还是索斯基的提议,我们把十辆车都开到湖边,按顺序排号,然后从远处摄下了车队整齐的倒影。
这是一群浪漫而富于创意的网人,我真的很庆幸参加了这个团体。
然后我们去了七星湖景区,妹妹在那里买了一袋金莲花和一袋千日红,说是要喝茶。
在那里我们再次遇到那个山庄的老板,好像又来了一个更大的车队,祝老板发财!
车队决定回去的时候走丰宁,不走原路。
车队临时决定到林场加油站加油,可惜加油站没有93号油了,爱车如命的老公死活不肯加90号油。
去丰宁的时候,啸鸣大哥第二次带错了路,于是商议后决定走来时的原路先到赛罕坝国家森林公园。
往上走的时候有一段路,因为会车太多,路被卡死了,小菜为了让车队尽快通过,居然下车站在对面来的大卡车前,指挥我们车队通过,那一刻觉得个子小小的小菜简直是太帅了,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我居然想起了炸碉堡的董存瑞。
往下翻坝到土路的时候,小越报路况:“有一辆大车会车,车辆过后能见度是零。”不一会儿看到一辆大车呼啸而过,然后把我们抛进了一片尘土弥漫之中,于是觉得小越这个路况汇报得太绝了!我因此捧腹大笑了好几次,结果消化速度异常地快,没多一会儿,就又陷入了饥肠辘辘的困境。
车队到达赛罕坝森林公园入口的时候,又收到新的通知,因为丰宁的路太险了,改成原路返回。
我们在龙头山加油站加满了油,再也不用为油发愁了,在加油站有一个很熟悉的压水机,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我在那里压水,把水桶盛满了。
我们仍然在金税酒店用餐,仍然碰上了婚宴,我们改在二楼用餐,我们一家很荣幸地跟猫猫,猫公,索斯基,啸鸣大哥,小越等人坐在了一桌,终于在分手之前,认清了这些领导级人物,啸鸣大哥也终于知道那个东北女孩就是我。
饭后,辛勤的小菜和小越算帐,把剩下的钱给大家分了,我们分到了260元。
然后,我们走上了回家的路。
我们穿越了乌苏沟隧道,啸鸣大哥居然介绍说是“多美沟隧道”三字错了两个,然后是庙宫隧道,庙宫隧道里两侧有很多可以发光的亮片,走在其中,居然感觉像是进入了时空隧道。
在京围线收费站,每辆车交了10元公路费。
车队再次走错路,差点去了承德方向,头车在超越车队的时候在对讲机里讲:“领导在检阅车队”我在对讲机里回应:“首长好,首长辛苦了!”
最后一个通过的隧道叫伊茨梁隧道。
在大屯加油站车队第四次走错路,幸亏猫公提醒得及时,头车再次检阅车队。
17:30的时候,太阳开始落山,抓拍了很多次,也没有抓拍到一张满意的夕阳红照片。
有一辆长长的油罐火车与我们相遇了三次。
夜间的山路很不好走,会车很多,聪明的啸鸣大哥的路况汇报改成了:“前方有会车,是一对灯”或者“前方会车独眼灯”到后来就成了:“前方会车,一串灯或者若干灯”了
夜间的山路超车很困难,真是路漏偏逢连阴雨,关键时候,我们的对讲机没电了,跟组织暂时失去了联系,好在老公跟车跟得很好,紧紧咬住九号车不放。
妹妹跟女儿也不睡觉,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的路,女儿还不时关心后来的工作车有没有跟上来。
跟学无止境借了一块电池,可惜没用多久,又没有电了。
19:20的时候,三号车在羊山桥上突然爆胎,贾超和刘启迅速赶过去,只用了十分钟就换好了胎,我趁机借来了三号车的备用电池。
晚八点的时候,车队最后一次走错路,大猩猩趁机做了头车,而啸鸣大哥说跟在后面很舒服。
进了北京,大家都放松了很多,我的对讲机有电了,又开始喷东北话,大家也都南腔北调地侃了起来,大猩猩很讨厌别人叫他大猩猩,可是我们一遍遍地叫,他也就没了脾气。
最后的一段路真的很快乐,可是快乐到高潮的时候就是分手。
我们终于在依依不舍中道别,各自奔向了回家的路。
感谢猫猫和猫公,感谢啸鸣大哥和索斯基,感谢小越,感谢每一个参加的人,我将记住这次快乐的旅行,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寂夜清风 发表于 2006-5-13 11:27

2004年10.1内蒙坝上行(图片贴)

2004这对我来并不是一个好年头,有着灾难样的记忆。于是自己计划10.1期间去敦煌转转。但是因为时间和同行人员的安排原因,最后还是没有能够成行。

于是与XCAR的车友们一起去内蒙古坝上。感觉很是不错,回来后车友们在网上发布了一些非常不错的游记和图片。基本上都在下面这个贴子上了,在此我整理一下并把一些好内容转贴过来。
    最早的时候,这个贴子是2004年就开始写了的,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更新了图片后却不见了首贴,只好再费力气整理一次。
  一般说来大家都喜欢看图片 ,所以先贴图片:






















寂夜清风 发表于 2006-5-13 11:31
还有我当初拍的一些图片,也转过来



草原上的几株树,如朋友般相互扶持

骆驼石,远看象一只卧着的骆驼

山坡上草长天高

草原上的乖乖女孩和绵羊

林间公路,也是很有些寂寞安详的感觉的

朝阳下的麦田

麦田边的松树

骑马去东沟的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更美的景色

唉.我从马上摔下来了,马儿撒着欢跑了,我只能慢慢走.后面来了个牛群

东沟景色,因为时间的原因,很多人没能看到
这个季节很多地方的景色在PP上非常相似,但是在现场是很不一样的感觉.

回到营地后,抢时间还可以好好看日落.我开着YLT拉着四个大人一个小家伙,爬30多度坡,倒也不是很费劲.开到半山停车,一路跑到山顶,刚刚看到太阳落下去

湖边风光(这是最后一天早晨拍的了)





远山/近水/树/马/人

湖边的一片落叶松,都金黄金黄的


烤全羊
米琪 发表于 2006-5-13 23:03
漂亮!!!
hivan 发表于 2006-5-19 12:00
确实好美
我的天啊 发表于 2006-5-22 20:12

!!1

不错,下次带我去
我的错觉 发表于 2006-5-23 14:23
我是去年夏天去的,风景的确很美。不过路上的时间比较长,单程要9到10个小时,把我都坐晕掉了。
森乐Senwater-全屋净水专家,整机美国原装

手机版|清逸生活 ( 京ICP备05078561号 )

GMT+8, 2019-10-24 13:43 , Processed in 0.05590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